十年寻亲未果,老乡伸援手

俞学文帮浙江农民圆寻亲梦

时间:2010-11-09 15:1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一个大学生创业失败,离家十年,杳无音讯。老父母念儿心切,百般寻找未果,抱病在身。 人海茫茫,亲人是生是死?今生是否还能再相见?十年来的牵挂,让家人肝肠寸断。 2010年10月11日晚22时许,北京市朗恩电子商务网吧里,浙江武义县胡女士在北京更香茶叶公司董事长俞学文的帮助下,找到了十年来音讯全无的弟弟,痛哭流涕 父子吵架,大学生辞职离家,十年音讯全无 2010年中秋节前夕,一个来自浙江武义县宣平镇的求助电话打到了北京更香茶叶公司。一名夏姓男子,声称是公司董事长俞学文的老乡,自己妻弟离家十年,音讯全无。百般无奈下慕名找到更香,希望能得到老家人的帮助,找到失散多年的弟弟。 得知此事后,虽然从未谋面,甚至不知道事情的真实与否,俞学文依然当即联系上了这名男子。经了解,夏先生和妻子胡女士在上海经营

一个大学生创业失败,离家十年,杳无音讯。老父母念儿心切,百般寻找未果,抱病在身。

人海茫茫,亲人是生是死?今生是否还能再相见?十年来的牵挂,让家人肝肠寸断。

2010年10月11日晚22时许,北京市朗恩电子商务网吧里,浙江武义县胡女士在北京更香茶叶公司董事长俞学文的帮助下,找到了十年来音讯全无的弟弟,痛哭流涕……

父子吵架,大学生辞职离家,十年音讯全无

2010年中秋节前夕,一个来自浙江武义县宣平镇的求助电话打到了北京更香茶叶公司。一名夏姓男子,声称是公司董事长俞学文的老乡,自己妻弟离家十年,音讯全无。百般无奈下慕名找到更香,希望能得到老家人的帮助,找到失散多年的弟弟。

得知此事后,虽然从未谋面,甚至不知道事情的真实与否,俞学文依然当即联系上了这名男子。经了解,夏先生和妻子胡女士在上海经营着一家小超市,户籍均是浙江武义县人,夏先生的妻弟小胡早在2000年春节回家探亲时与父亲因事业观念不同发生争执,离家返京后,十年间就再也没有和家人甚至亲朋好友有过任何联系。

小胡是浙江省武义县人,1977年生,是家中唯一的儿子,那几年为了供其考大学,全家靠种莲子卖农作物的钱凑齐学费,小胡也不负家人的期望,1998年本科毕业于沈阳工学院,同年包分配,在北京618工厂(原北京车辆制造厂兴业公司)上班,一年后户口落在北京丰台区。正当家人为儿子终于能出人头地,脱离农村而高兴的时候,小胡却因嫌待遇低,毅然辞职返乡跟亲戚朋友凑齐一万多块钱,打算在北京与人合伙做生意。老父亲认为儿子有份稳定的工作非常不容易,却不懂得珍惜家人省吃俭用为其创造的机会,怒其不争,狠狠地把小胡训了一通。为此,小胡对父亲的不理解感到十分的伤心,于是,一走,就是十年!

随着岁月流逝,老父亲年岁已高,对儿子的思念之情越发强烈。十年来,数次举家千里迢迢赶赴北京,找派出所,找民政局,贴寻人启事,报纸电视高价悬赏,网上发帖人肉搜索,使尽千方百计苦苦寻找,可小胡仿佛石沉大海,依然杳无音信。家里人甚至都以为他发生了意外,不在人世了。直到2005年更换二代身份证时,家人才从丰台区派出所了解到小胡还在北京。胡女士诉说着寻找弟弟的心酸历程,说到父母念儿心切,多年寻找无果,早已抱病在身时,哽咽不止。

2010年7月19日,老父亲要求再次上京寻找失散的儿子,在多方寻访依然无果的情况下,经老乡介绍,得知北京更香茶叶公司董事长俞学文是自己老家武义人,在北京发展多年,现在企业做的很大,在社会上应该有一定的影响力。于是,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在中秋节前夕让女婿夏先生拨通了更香公司董事长办公室的电话。

千里寻亲,一波三折

在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后,俞学文感到既惊讶,又同情。当即留下了夏先生的手机号码、妻弟小胡的全名、原来的照片以及身份证号等详细信息,答应在国庆后帮他寻找小胡。

国庆出差回京后,俞学文一边让公司工作人员整理材料,一边让人在房管局查询小胡是否有过租、购房的记录;在劳动人事部门查找小胡是否有签订务工合同的记录;去移动、联通、电信等通讯单位了解小胡是否在用手机,通过号码使用的实名登记中看看能否找到小胡现在的电话号码;甚至去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了解小胡是否结婚,能否通过配偶找到小胡。同时,俞学文联系自己北京市公安局的朋友,希望能从市公安局户口档案、日常使用身份证信息等多方位进行寻找。

2010年10月11日,各方反馈均是毫无线索,唯独北京市公安局帮忙的朋友来电告知,经过多方面了解,通过北京市网络管理实名系统反馈的信息,找到了小胡最近使用身份证的一条记录。在2010年10月10日下午16时至11日上午11时,小胡曾在海淀区清华东路甲1号,北京朗恩电子商务会所通宵上网。因小胡在该网吧有频繁上网记录,可去网吧看看。

10月12日中午,夏先生与胡女士火速赶到北京更香茶叶公司与俞学文碰面,商讨晚上的寻亲计划。晚上18时许,俞学文安排车辆,带上夏先生与胡女士,以及更香公司的几位工作人员一行七人赶到了海淀区清华东路甲1号,可是转了几圈,并未看到目标网吧,大家一致认为网吧可能在小区里面,于是兵分两路,从西、北两方面延伸寻找。问过在该地区长期居住的几人后,均说从未听说过朗恩网吧。据了解,该地仅有两所网吧,都是经营数年,从未更名过的。

在诧异中,俞学文再次拨通了公安局朋友的电话,几经周折,方知地点有误,朗恩网吧在清华东路的东头,属于清华东路1号。有了精确地址,在车辆轰鸣中直奔北沙滩桥的东北角,在一座马路桥的岔路口,终于找到了北京朗恩电子商务会所网吧。

摸查暗访,扑朔迷离

在朗恩网吧里,通过实名上网系统的确认,了解到小胡前天、昨天都有来此通宵上网娱乐的记录,在此办理了会员卡,还有135元的余额。今天是上午10点多离开的,晚上是否会来,网吧管理人员不能确定。既然现在没来,俞学文给网吧工作人员留下了联系方式,道明缘由,希望得到网吧管理人员的帮助,一旦发现小胡,在不引起他注意的情况下,第一时间打电话告知。

在接下来等待的过程中,更香工作人员在周边最近的四个网吧进行了了解,确定了小胡最后去网吧的时间。经过分析,断定他长期通宵上网,未必会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。四家网吧中在朗恩上网次数最多,最后上网时间更接近,并留存余额135元,相信他必然还会去朗恩。

在等待过程中,俞学文安排其公司工作人员反复去朗恩网吧核对情况,确定小胡是否到达。在工作人员第七次通过网络实名系统核实信息时,俞学文提出,在身份证输入系统得出的信息中,调出小胡上网会员卡的卡号,在网吧会员卡使用系统中输入卡号查查看,结果却十分出乎大家的意料,小胡早就来了,下午五点就已经在该网吧上网了,目前正坐在C205的座位上。

这时,俞学文心情一阵激动,由于怕惊扰到小胡,担心他过于偏执会避而不见甚至逃跑,他嘱咐大家不要声张,顺其自然的先行接触,然后再说服教育。“这小伙子能离弃家人长达十年之久,当时不能确定其心理是否正常,怕他看到亲人还会跑,连绳子我们都带上了。”俞学文事后说起,还心有余悸。

“当时我先到他对面静静地观察了一会,看到他戴着一副黑眼镜,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影,笑得还很开心。那人看上去年龄比较接近,相貌也比较相似,但人很邋遢,头发胡子乱七八糟,脸色憔悴沧桑,整个人看去就像个流浪汉。”这是俞学文对小胡的第一印象。他回忆道,“我让网吧服务人员上前去跟小胡说有人找你,他的表现很激动,‘谁找我,谁找我?叫他过来,让他过来啊。’这时我走到他面前,用老家话问他是宣平人吗?他立刻对着我嚷了起来,‘什么宣平?你说什么?我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’恰在这时,我们更香的工作人员带着他姐姐胡女士过来了。”

同胞相认,百感交集

“弟弟?弟弟,弟弟啊!”

2010年10月11日晚22时许,浙江武义县宣平镇胡女士站在北京朗恩电子商务网吧里,一声声的呼唤着眼前十年来音讯全无的弟弟,痛哭流涕。

看到亲人的出现,小胡的表现却很反常。也许是突如其来的亲情让他感到十分的惊讶,一时无法接受,茫然后反而不知所措,沉默了一会,看到姐夫夏先生也过来后,小胡面无表情的关上电脑,穿好鞋子走了出来,似乎只是偷偷上网去玩的孩子被家人抓到的感觉,让姐姐、姐夫以及俞学文都不知道他到底想的是什么。但姐姐胡女士、俞学文两人却仍紧紧的拉住小胡的手臂,担心他突然跑掉。

在走到网吧楼下,快要离开的时候,小胡听到姐姐诉说家人的思念,父母忧虑成疾的时候,心情变得很激动。“我回去干什么?我这样都是他(爸爸)造成的,是他看不起我,他就是看不起我!”小胡愤慨的咆哮着。看到这一幕,夏先生和胡女士显得不知所措,只得苦苦地哀求,默默地流泪。而俞学文却是感到十分的震惊,不可思议也不敢相信,怎么能有这样的子女?看到十年不曾联系过的至亲,却还表现出如此的仇视?“看不起你,骂你算什么?父母生你,养你几十年,哪怕是打断过你的腿,你都得回去,骂几句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俞学文严肃的对小胡说道。

通过返回更香公司途中的详谈,终于了解到一个本科大学生,为什么会撇弃亲情,自己一个人漂流在外,生活至如此潦倒境地也不愿回家的心路历程。

“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北京,第二年落户后,觉得自己在工厂做事,根本没有发展前景,好几个同学都自己出来做生意,收益都很不错。靠着这点微薄的工资,能有什么出息。”小胡平静后,把离家的原因慢慢的告诉给亲人。“当初我就跟爸爸说过,我要自己出来做事,他当时的反应非常的激烈,骂我骂的太难听,我真的很伤心,他根本就看不起我。觉得我就是个废物。当时我就想,我一定要在北京挣到很多钱,一定要出人头地,要让你们看看,我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。当时在老家,我凑够了一万多块钱,在北京和几个朋友一起开了一个黑网吧(未登记注册的网吧),前半年效益都很好,挣了两三万。可是时运不济,正好遇到当时全国网吧整顿,被迫倒闭,挣得钱赔的血本无归。”回首往事,小胡显得很颓丧。“再之后,也许是心灰意冷,也有好几次想过回家,也想这辈子就这样过算了,但老是想起他(爸爸)骂我的话,觉得就这么回去,他更看不起我了。几次过后,也就不想(跟家里人联系)了。”

当问到这十年来是如何生活的时候,小胡笑的很随意,“没钱就去工地做做,每天也有几十块钱,跟民工住在一起,十几个人住在民工棚里。除了吃饭,这几年就是上上网。之间还去过邯郸,做了两年又回来了。”

在姐姐胡女士的强烈要求下,小胡怀着复杂的心情接过电话,问候着相隔十年不曾联系过的父母。

故事背后,发人深省

回到更香公司,已是夜里23时了。俞学文并没有认为找到了小胡,就意味着寻亲的结束,反而顾不上休息,匆忙安排了一桌饭菜,为了对老家人能找到亲人而庆祝,也为了给经历十年漂泊生活的小胡压惊。

为了表示感谢,夏先生夫妇心情激动的拿出了一万块钱。胡女士双眼蕴着泪水,满怀感激的向俞学文说道,“这次真的感谢你们,我们求过多少人,试过无数方式,哪怕求神拜佛,都没有丝毫办法。这次再找不到,我们都有预感,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他(小胡)了。”话语中的委屈,让俞学文百感交集。“这是我们夫妇俩的一点心意,请您千万不要推辞……”俞学文把钱递到小胡手中,真诚的告诉他们:“这钱你们拿着,给小胡添置几件衣服,整理的体面些,以后,留着给他作为本钱,让他再重振精神做点事业。”随后,又语重心长的对小胡说道:“我也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民,和你一样20多岁在北京打拼,这十几年来能把公司做到今天的规模,中间也经历了太多的挫折和打击。我能一次次的站起来,你为什么不能?你还是个大学生,仅仅一次失败就选择放弃?你不觉得愧对家人,愧对自己?你这十几年的书读到哪里去了?这次回去后,好好陪陪父母,尽尽孝心,如果还想出来创业,你就来更香跟着我做!”铿锵有力的话语,一句句震撼着小胡的内心,一句句让夏先生夫妇感激不已。

次日,正逢浙江省武义县委副书记徐华良、县委组织部长张自力,市委老干部局副局长洪雅群等领导赴北京清华大学培训学习。得知此事后,几位领导对家乡在外的游子很关注、很重视,当即前往更香公司,给小胡做思想工作,鼓励他重拾斗志,从新开始,继续努力。徐华良副书记鼓励小胡说:“这十年来,浙江变化很大,家乡武义变化很大,农村发展变化更大。应该赶紧回浙江看看,回武义看看。以你这样的学历,在家乡很容易都能找到很好的工作,生活上,工作中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政府,找我们。你要有信心,要重新站起来。”洪雅群副局长在了解了小胡的详细情况后,眼含泪水,拉着小胡的手,认真的劝诫他,“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,最能理解为人父母的心情,我能想象的到你父母这十年来的心情,不要说十年,哪怕十天没有自己子女的音讯,父母都是食不知味,寝不安眠。不要等到自己有一天醒悟,却发现双亲不在时,那种子欲养而亲不在的苦果,会让你一辈子后悔……”

一声声温馨的乡情,一句句饱含真情的祝福,在2010年10月13日下午,伴随着亲人重聚的喜悦,小胡和家人登上了回家的列车。

为家乡人寻到了亲人,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,可是俞学文事后几个晚上都难以入眠,怎么想也想不明白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俞学文对两天来所发生的一切,深有感触:社会在发展,人类在进步,传统的教育模式,早已不适应日趋变化的现代理念。探索和突破旧的思维模式,变传统的打骂教育为素质教育是摆在当代家庭面前刻不容缓的课题,应该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。国家和家庭投入很大力量培养一个大学生不容易,应该让其学有所用,用其所长,更应该懂得负起家庭的责任。这是最起码的人道。不管时代如何发展,人们的价值观如何改变,也永远改变不了骨肉亲情。小胡因何如此?问题究竟出在哪里?很值得更多家庭深刻的反思和借鉴。

谁都有父母,谁都会为人父,要说天底下最伟大的是什么?要我说那就是亲情,天下割不断的永远是亲情。将来小胡也会有子女,他也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,到时小胡有何感受?我们不得而知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